注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四(上) 《黄炎培访问延安》物证确凿

辛亥革命网 2017-10-16 18:26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黄鲁淳 查看:59097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1945 年初夏,历经14年日寇铁蹄蹂躏的中华民族,终于望见抗战航船的桅杆在驶向胜利之彼岸。




 
图〇:1949年黄炎培在火车上潇洒地执扇致辞
 
  1945年初夏,历经14年日寇铁蹄蹂躏的中华民族,终于望见抗战航船的桅杆在驶向胜利之彼岸。为了“团结一致、夺取胜利、协商建国、走向共和”,以黄炎培为首的“国民六参政”、于7月1~5日成功访问延安,叩开了第三势力与国共两党一道,勠力同心、开创宪政民主新局面的希望之门。
  国民六参政“访问延安”回到陪都后,黄炎培先生日夜兼程刊印出版了《延安归来》一书。黄炎培的此举向全国民众表明:访问延安并胜利归来,标志着辛亥革命成功百年以来,特别是“七•七事变”以来的这个八年,全中国人民浴血奋战,为‘宪政民主’这个共同目标,攀登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这是中国人民在争取民族解放的伟大路途上,获得又一重大胜利的历史性事件。我们苦难的民族此刻确实需要有一个物证,去鲜明地标志这个伟大胜利的真实存在!已经组织起来的万千民众,才会在为自身权益全力奋斗的征途上,时刻受到切实的鼓励而不断地奋发前行。
  国民六参政员“访问延安”的物证,就是黄任老夏天乘凉自用的那把已略显破旧的折扇。这柄两面均布满新旧两体诗歌的乘凉折扇,承载着中国人民的苦难、陪同黄炎培先生度过45年7月初陕北延安的酷暑盛夏。于折扇的背面之上,黄任老用其特有舒展俊朗的楷体墨宝,已然记录下这次成功访问诸多盛举的历史瞬间。如是,该柄折扇及背面的楷书诗词,无疑就成为国民六参政“访问延安”这个历史事件的重要物证。如图一所示,这把折扇正面的题跋记述道:民纪卅四年夏 后有陕北之行 自写旧作(左下角揿有“黄炎培名章”的印记)。


 
图一:黄炎培乘凉自用折扇之题跋内容

  图二显示了黄炎培生前自用的这柄折扇背面的内容,折扇背面上书写的是:在1945年7月初那次著名的国民六参政“访问延安”期间,由黄炎培先生创作的诗词,它们被分为【自延安之重庆】、【延安去】旧体及新诗各一首,已被刊印在对中国近代史进程、产生过重要影响作用的【延安归来】书中了。


 
图二:物证折扇背面记录着【访问延安】书中黄炎培创作的诗词
 
  下面,我们对黄炎培这把自用折扇上书就的诗词做个简介。
  我们把关注的眼光落定于图二所示:折扇背面的右下角,那是一首七律古诗。它从【黄炎培日记】第九卷56页第4行开始,记录在1945年7月2日的日记中(见下文黑体字):“
清晨五时起,成七律一首,新体诗一首定稿。
  陈学昭、丁玲女士来,各畅谈。
  与新四军军长陈毅(仲闳)谈。
  午餐,共范文澜(浦东中学第一班)。……
  延安 注1

  飞下延安城外山, 万家陶穴白云间。
  相忘鸡犬闻声里,  小试旌旗变色还。
  自昔边功成后乐注2,即今铃语诉时艰。
  鄜州月色巴山雨,   一为苍生泪欲潸。


  注1:此诗在《延安归来》一书中被命名为“自重庆之延安”。
  注2:延安城,宋范仲淹筑以防西夏者。

  下午,访毛主席于其杨家岭(现改杨家林),六人述来意后畅述意见,毛亦畅所欲言。同座周恩来,朱德、林祖涵、刘少奇、任弼时、王若飞、张闻天,约明日续谈。
……”
  扇面所示七言律诗“延安”结尾处,作者标明其出处:“延安客舍作,归示重庆诸友好”。
  我们再看上述【日记】第一行中的最末一句:“新体诗一首定稿”,即指在同一扇面上、自右上角向左面展开,几乎占据整幅画面的新体诗,名叫【延安去】。
  黄炎培用他的这首新体诗【延安去】,生动、精炼、完整地阐明了六位参政员访问延安的初衷。可以说,它是先生在延安之行结束后,所发表的影响广泛的【延安归来】一书的“诗歌体”版本。
  新体诗【延安去】第一段中的语句:“团结,杀敌,民主,建国,理同,心同。”第二段中的“只要于国家有益,都可以商谈。”谈国共合作的基础,言简意赅。第三段中的“是八九年千千万万人血的成果。”说明只有在全民族八年抗战沸腾热血基础之上,才可能会获致盟国真诚有力的支援。第五段中的“若问我们的身份,倒是一分子主人翁的身份。”把参政员们的拳拳爱国之心显露殆尽!整个第六段用于“宣讲解放区的政治清明:反对党八股,打到宗派主义、主观主义;政策开明:减租减息;最大的要求是民主、团结。……”等等。
鉴于扇面原件的照片尺寸所限,我们只好用三个分拆局部去展示它的全局。


 
图三:新体诗【延安去! 】的第(一)(二)部分
 
  让我们对照扇面,一起读一遍黄炎培的新体诗:【延安去】。

  (一)

    {欢送!欢送!
    左一起,右一起,在探听他们的行踪。
    都祝这一行成功。
    问成功有望么?有!有!
    团结,杀敌,民主,建国,
    理同,心同。
    谁都不为难,
    为的是可爱的国家,可恨的敌人,和可怜的民众。}


  (二)

    {“只要于国家有益,都可以商谈。”
    我相信是从真诚和理智发出的诺言。
    “中间人,公道话,原来最难讨得双方的喜欢。”
    “辛苦!辛苦!”
    这是给我们一时亲切的鼓励和慰安。}


  (三)

    {“我不是中国人。
    可是,
    定要促成中国的团结、民主、和平。
    我还可以卖力,跟过去一样的多,
    只须双方愿意地对我。”
    这样好啊——盟邦助我,
    是他们自发的友谊么?
    不。是八九年千千万万人血的成果。
    虽然,我的事,不能让我自家来解决么?}



 
图四:新体诗【延安去!】的第(三)部分


 
黄鲁淳
 
--(“上半部分”完)--

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我们。 (投稿EMAIL:xhgm@xhgmw.org 在线投稿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