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八 1934年7月前后 李公朴伉俪陪黄任之夫妇于庐山避暑

辛亥革命网 2018-01-28 00:50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黄鲁淳 2017/10/19 查看:20464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解读【黄炎培日记】第4卷1934.7.相关内容--
  楔子

 
 
楔子李公朴拍摄1934.8.黄任之夫妇庐山避暑照片
 
    我儿子黄今最近在他的朋友圈中,展示了一张我的祖父母—黄炎培夫妇在19世纪30年代中期游览庐山时留下的合影。令我对这张合影感兴趣的原因,因为它是由著名的左翼知识分子李公朴先生摄制的。
  提供这张老照片的前民盟中央主席王健先生,还留下一张便签、说明了与这张影像相关的历史事宜(详见下述照片与便条)。

 

 
王健先生1980年代留给张晓阳女士的便签
 
  在王健先生留给黄今母亲张晓阳女士的便签中,提到他存有两张与黄任老相关的老照片,都是公朴先生亲自拍摄的。其中一张是黄任老夫妇游览庐山的合影,王健请张晓阳方便时,交还给黄任老的四公子、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黄大能保存;另一张是李公朴伉俪陪同黄任老夫妇游庐山时、他们四位的合影。王健请张晓阳转告黄大能先生:这张两对夫妇珍贵的合影,已被他选作“李公朴画传”的历史见证留用了。
  王健给张晓阳留下便签及照片的事,大概是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开始在邓小平领导下进行改革开放时发生的事了……
  本文将以【黄炎培日记】(下文简称【日记】)为据,介绍1934年7月前后李公朴伉俪陪同黄任老夫妇于庐山避暑的史实。
  “百度百科”介绍李公朴说:1902年他生于江苏省武进县,谱名永祥,字晋祥,少时自名公朴。1919年 “五•四”期间,他在报上揭露一此奸商改贴日货商标冒充国货的劣行。1928年,他考取美国俄勒冈州的雷德大学,半工半读。
  下述的一则【日记】告诉读者:李公朴夫妇从美国学成回国后,是如何加入到黄炎培开创之“中华职业教育社”事业中来的。
 
 
  1930年
  11月
  4日 星期二 
 
  看光华考卷完。
  为顾麟洲作保证,华成火油公司职员以两个元为限。
  午后职社。
  偕静涵、公健、卫玉等看地。
  沈九成来,谈裁厘事至人文社。
  复至职社。生活周刊社招新自欧美回国之李公朴君夫妇餐,长谈,其夫人乃张小楼之女。”
  原来公朴夫妇是被黄炎培“职教派”所辖的“生活周刊社”、从欧美回国人员中,直接招聘进入该社的新职员。这则【日记】讲述李公朴夫妇在周刊社举办的招待晚餐会上,与杂志社领导长时间深入交流的情况。【日记】还提供了李公朴夫人家庭一个有趣的背景材料:她的父亲是中国京剧界的著名武生,张小楼先生。从此,李公朴与“职教派”中左翼新闻出版家邹韬奋一道,成为中国左翼民主党派“救国会”、即稍后“民盟”中的核心人物、活跃分子。李公朴夫妇最终于1946年7月11日,双双倒在了独夫民贼蒋介石的屠刀之下。我们面对这两个鲜活生命就此牺牲离我们而去?又是何等地痛彻心扉!
  王健先生提供了由公朴先生拍摄与黄任老夫妇的相关相片,就是1934年仲夏7月前后,李公朴伉俪陪同黄任老夫妇在庐山避暑时的见证。他们两对夫妇在庐山避暑,是众人自上海乘船出发,沿长江经九江口、到南昌市,参加职教社第十四届年会的自然结果。
 
  1934年7月8日 星期日
 
  讯万里。凤济娱偕子纯德(商学院毕业)来。访陈蔗青。
  到非有斋。到职社。到协会。整理积务。
  讯邹恩润,担任两个半分。讯李廷安,垃圾夫嘴套。
  讯牛厚泽遗族。牛君赴告,在署理民勤县长任内,晋省遇害,六月五日早四时,年四十九。子卓、宏、远、果,女瑞兰、幼兰。孙延龄。
  夜,上招商“建国”船赴南昌,同行者问渔、卫玉及其夫人、惠泉等,冰、兼、 路、同等皆送行纠思同行1934年7月8日入夜,黄任之、江问渔及杨卫玉三对夫妇和惠泉一行人等,乘招商局所辖“建国号”轮船,结伴赴南昌参加中华职教社全国大会。
 
  九日星期一
 
  热甚。船上识甘肃社员水寄梅(枬,楚琴之弟,一工校长)、王文卿(尔黼,一农 校长)。询悉,牛厚泽为回教军队惨杀状,其兄其侄前几年皆被回民害。
  新闻记者陆伯羽发种种问题,详答之。
  读严苍孙注张孝达《广雅堂稿》完。
  夜,纳凉序会。李公朴夫妇最使人娱乐在船上举办的乘凉娱乐晚会上,与大家一同约好乘船赴南昌参加职教社年会的李公朴夫妇,在人群中表现得最为活泼投入、娱乐大众。
 
  11日 星期三
 
  为同行诸子述身世。晚过小姑山。与李公朴、莽大龄长谈。
  黄炎培先生一路与同行的进步中青年知识界人士李公朴、莽大龄等畅谈自己的家世、人生;并触景生情地赋诗助兴。
 
  清风廿三、七、十二平明
 
  赤辣,骄阳高照。
 
  到处喊田里禾棉枯了。
 
  天乎可恼! 一样人们,
 
  你何为而钱多,他何为而钱少,
 
  你何为而大嚼屠门,他何为而不饱?
 
  你高楼电扇旋转个不停,他如蜗蚁往来热灶。
 
  天乎可恼,
 
  只晚来一阵新凉,
 
  剩些些江上清风公道。
 
  12日 星期四
 
  平明抵九江黎明时分轮船到达九江码头车站晤宿迁玻璃科职校长章尧谟(继南)、九江市政委员会科长邓起端(必□)、绍兴教育局长王善言(天择)、安徽省立一中职业校长邓季宣、九江乡师校长缪。
  八时四十分开车,午到南昌(十二时光景),中午蔚挺来站接,过江行沙地极热,坐洋车到教厅晤程柏庐厅〈长〉、早晨八点四十分换火车从九江站开出;中午十二点左右,火车到达南昌站,江西省教育厅督导员蔡蔚挺先生,到南昌火车站迎接参会众人,然后坐洋车到市教育厅,与市教育厅程柏庐厅长见面。贺鉴千科长、蔡漱芳(艺圃)科长。定居盐义仓女子中学参会众人暂时借住盐义仓女中,校长刘女士。
  晚,柏庐偕访行营秘书长杨畅卿(永泰)、主席熊天翼(式辉)皆赴庐山。晚间,程柏庐厅长陪同黄炎培等众人,一道会见蒋委员长行营秘书长杨永泰、江西省主席熊式辉,然后一同奔赴庐山。民厅长吕著青(咸)、建厅长龚伯驯(学遂)、省党部党委丁超五、经济委员会主任萧叔坰 (纯锦)皆未晤,见范争波、文绍云(群)、刘体乾(号钟蕃,省秘书长)。
  夜,柏庐招餐入夜,教育厅程柏庐厅长在庐山举办晚餐会,招待一干参会人众就餐。天气热甚。
 
  13日 星期五
 
  上午九时,职教社第十四届年会全国职教社讨论会开幕式,余为主席团之一,人说职教与合作为本届最大纪念,到会者十九省五市四百余人。上午九点,职教社第十四届年会全国职教社讨论会正式开幕。黄炎培为主席团成员;全国十九省五市参会者四百多人
  午,访蔡蔚挺、熊纯如。
  午后,续开大会,各方代表报告,设分组会议。
  晚,省政府招餐市政委员会,江西省府在南昌市府举办晚餐,招待职教社全国各省市的参会代表。天气热甚,席于操场,下半夜转凉。
 
  14日 星期六
 
  特种委员会。
  八时分组会议,余认行政组。十时,邓文仪(号雪冰)。
  午,范争波、李焕之招餐石花洲觉园;同时程九如(时圻)、懋型(贻仲)、懋筠(与松)、欧阳祖经(仙诒)招餐谢家巷汀程寓,不及赴。
夜,蒋委员长行营纳凉会(葆灵女学校),代主席文绍云致词,余答词当晚,蒋委员长行营(假葆灵女子学校)举办纳凉会,招待全国职教社参会代表。代主席文绍云代表蒋委员长致词,我(黄炎培)致答谢词。
 
  15日 星期日
 
  特种委员会议决提出中心问题:一、社会性补习教育;二、农村教育注重青年训练。大会分组报告。上午大会专题讨论、分组报告
  蔚挺家餐,纠思同往江西省教育厅督导员蔡蔚挺先生举办家宴,招待黄炎培夫妇。吕著青招餐,不及赴,午后往谢之
  大会。将毕,余演说本会之结果下午召开大会。大会会议闭幕之前,我作总结性发言。
  夜,江西省党部、南昌市党部、新生活运动促进会、中国文化协会、南昌市教育会招餐党部公园。当晚,江西省党部、南昌市党部、新生活运动促进会、中国文化协会、南昌市教育会等单位,在党部公园举行联合餐会,招待职教社参会的全国各省代表。
  音乐会。招餐会后举行音乐会教厅程与松(懋筠)指挥
  1927~1936年前后,正是蒋介石国民政府,北伐统一全国、主政南京后,迎来了近十年全国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段。
 
  16日 星期一
 
  清晨,纠思、荷珍先上车赴庐山。此行得荷珍,聪明温婉,与纠思同起居者七日参会家属由专人陪同、黄炎培夫人则由荷珍陪伴,坐车先行至庐山休息。
  就车次三人合摄一影。
  余偕问渔、莽大龄邹树文、包明叔等二十六人分坐行营所备汽车五辆赴前方观军事实况黄炎培与江问渔、莽大龄、邹树文、包明叔等二十六人分乘行营所备的五辆汽车,赴前方观察军事实况。行营派副官杨超华(柳)导行。七时半起程,途经大碉楼,当大道上,过梁家渡,计行七十里至临川,一百八十里少息,吃瓜茶。午后至南城,行三百三十里, 韩楚箴任北路军总参议招待至天主堂,副官处长茅伟勋(乃功)、第八区行政专员张伯常(笃伦)、特务队长康泽(兆民,四川,黄埔三期,南昌书院街别动派办事处)及各机关领袖皆来欢迎。
  午餐后,楚箴报告地方近况,兆民报告。张专员召集民众千五百人,皆受过三个月训练者,演说。
  晚,北路军总司令顾墨三(祝同)招餐于其家,同席问渔、惠泉、树文、明叔、兆民、楚箴。
  宿天主堂凉快,参观天主堂,晤神甫爱尔兰人德律亨。
 
  18日 星期三
 
  四时半起身,五时半上车回南城。教育局长程暍甫(允煜)率教育界列队欢迎,仍入天主堂开欢迎会:(南城县政府科长屠逵之,十年前鄂会时相识)。问渔演说,顾墨三来陪餐,对同人演讲世界大势与中国前途,极中肯
  午后过临川,人茶肆小憩。县长夏承纲、专员公署署员王贞木(朝桢,二十年前南昌模范小学校长)来谈。
  晚五时半,抵南昌教育厅。夜,萧叔纲招餐于其家。同席熊纯如、张福良、潘小亭、徐功孚等。宿教厅。
 
  广昌归来
 
百里盱江十驾遥,村云残破见新碉;
军中人物森头角,劫后山川领寂寥。
小队郊坰亲畚锸,头陂炮火烛层霄;
书生别有忧天泪,终盼仁霖长爱苗。
 
  (自南昌南行至梁家渡七十里,临川百八十里,南城三百二十里,南丰四百五十里,广昌五百七十里,前距头陂及白水镇剿赤前线各三十里,皆沿盱江行,往返车停十次,共一千一百四十里)。
  自7月16日第十四届职教社大会结束,即开始视察前线状况的活动至此处,沿盱江行走共计一千一百四十里。
 
  23日 星期一
 
  清晨,访张菊生(中路118A)。晤瞻园旧侣濮绍戡(子潼之子)充徐永昌秘书。柏庐来。荷珍来,偕纠思购物毕送之归。途遇布雷。
  午后,偕问渔作书致蒋介石。
  夏筱庭(家珑,南昌豫章中学校长)来。其夫人同来。访赵踵武(芦林二十四号) 于交芦精舍,晤李一平。
  夜,偕问渔访陈布雷,致蒋函并访周佛海。
  一天之内在庐山两会蒋介石秘书陈布雷。其中一次,将当日与江问渔合作的“致蒋中正书”,交陈布雷请转交蒋总统。可见1934年中国当时的社会之政治、经济状况是十分宽松、安逸的。尽管当时中共在进行二万五千里的长征,国共间在激烈地进行围剿与反围剿;中日之间从1931年的“九•一八”开始,已经在两个国家之间开始了殊死的命运之争。
 
  24日 星期二
 
  晨,偕纠思,问渔游山。荷珍以昨夜不适,未果同行。出含鄱口,望云海,过岭陡甚,经欢喜亭、白鹤涧至楼贤寺。僧竹峰招待,观白玉佛、罗汉像(200,存119幅)、玉带舍利子。游玉渊,至观音桥,观金井,水浅甚。归途遇雨。同行色明叔及于君去疾清晨,拉着纠思、问渔一同去游庐山风景。荷珍因昨日夜里身体不适,不能与我们一起游玩庐山了。我们从含鄱口出发,望见无边的云海,翻过特别陡峭的山峰,经过欢喜亭、白鹤涧,到达楼贤寺。寺人们在僧竹峰款待我们游客。给我们观赏用白玉制作的精美佛陀,及罗汉宝像(原有200幅,现仅存119,损失多达81幅);我们还参观了玉带舍利子。之后,这一票人又游览玉渊潭,到达观音桥时,观察金井,井中水浅得呈干涸状。返程半途之中又遇雨水。同游之人还包括色明叔和于去疾先生。在庐山畅游的次日记载中未见公朴夫妇的踪影,大大奶奶昔日的庐山合影,看来不会是今天拍摄的了。
  晚,至商务书馆,见职员雷铁僧,借二百元。饭于牯岭酒楼。
 
  25日 星期三
 
  送问渔下山回沪。到小天池十六号,访杨翼之,约迁往同居。访荷珍,遇于途中。经式辉路至交芦桥访交芦精舍李一平,导至踵武家,见其夫。与一平、踵武长谈。一平述所创理想学校办法。与踵武讨论民众训练问题,招餐毕,参观所创学校,观学生工作。访程天放,见徐庆誉。访张菊生。访濮绍戡,未值。途遇踵武,偕至云天, 略谈而去。
 
  26日 星期四
 
  丘与言(誉)来,明叔为介。
  偕纠思访翼之,决定迁居。偕纠思访荷珍。回寓算账。
  至牯岭酒楼。饭后,荷珍偕其父母来国大林寺,晤太虚,见赠《孛经》。晤丁超五。从小经上山,至河南路,荷珍与其父母别去。
  偕纠思访季英长谈,皆步行。偕纠思仍步行,至小天池翼之家宿。
 
  27日 星期五
 
  始闭户整理游稿半日。
  晨七时,携李一平见假之严立三(重)所著《大学辨宗》,至小天池口大道旁,坐石作提要。荷珍下山,路过道别,并托带信件与路路。
  午后,偕季英夫妇子女、杨翼之及其女其孙同游黄龙寺、白龙潭、乌龙潭、神龙宫。跣足人涧试濯,再进至天池寺,舍身崖,佛手岩。七时许始回小天池。
 
  匡庐新谣

 
共和建元之三年,四月匡庐成游记。
 
一十三年我再来,二十三年我三至。
 
逢三总是入山年,十年一至期未愆。
 
诸峰青葱不改色,喜我亦无霜上颠。
 
翻观大陆龙蛇走,云衣百变成苍狗。
 
众人皆醉谁与醒,天遣此江变春酒。
 
名山政局亦屡翻,大事无如汉逐蕃。
 
碉楼嵯峨山之樊,尽除道第张戎幡。
 
桓桓始识山灵尊,芦林花经皆新村。
 
王坡抉发瀑怒喷,小亭凿引灵汤温。
 
山南山北云列屯,散者整齐疏者繁。
 
幽间者通寂者喧,人力所至茜混元。
 
从此更无舍身者,危崖设障安神魂。
 
山僧人事殊弗省,变色而谈苛虎猛。
 
我闻匡庐三士陈,欲破云扃期得请。
(三立)李(一平)严(重)


 
  29日 星期日
 
  季英来。
  偕翼之家人游梁氏园于八功德水旁,共翼之摄一影。
  午后,读罗卓英所赠印品完。讯严立三(重)。讯托李一平(芦林四十六号B)转 致,并还《大学辨宗》,赠诗一幅
  以上摘录7月26、27、29日连续三天有游庐山记载的【日记】,其中都没有发现李公朴夫妇的踪影,显然也不可能留下由李公朴拍摄的黄任老夫妇游庐山的合影照片。
  到了八月头上,我们对【日记】的观察终于有所斩获:
 
  8月
  6日 星期一
 
  晨与公朴于旅行社。清晨与公朴约在旅行社,打探自庐山返沪的船程安排。职校二期商科毕业生李葆溶,为电问九江“建国”果不停泊,乃改定“江新”八日行。航快讯上海。向上海银行取季英借给支票三十元。
  与公朴登夕阳岭。炎培公与公朴上午事毕又登上夕阳岭,体味“一览众山小”。
  讯王沂载。讯邓文仪。均告辞。
  午后,林语堂携其二女、公朴夫妇来,同游王家坡纠思仆于水,衣裳半湿。公朴之扶助习游泳。下午,黄炎培夫妇邀林语堂带着两位女公子、请李公朴伉俪一行七人,热闹出游王家坡。我奶奶王纠思与众人在水,中嬉戏、竟将衣衫弄湿;我爷爷黄炎培在公朴先生的照护之下、得以自在地学习游水。我们终于首次在庐山游览的人群当中,同时发现黄任老夫妇、公朴夫妇。这个发现使的王建提供的、公朴先生拍摄黄任老夫妇与李公朴伉俪同游庐山的影像成为可能。
 
  8日 星期三
 
  五时三刻启行下山,七时一刻到莲花洞,与云天老阔同车至花园饭店。主人毛君未遇,所寄行李上招商“江新船”取出寄存在花园饭店中的行李,放到“江新”号轮船上。
  莲花洞牯岭间轿每夫一名,旅行社规定八角,酒力两角,每名各一元,挑夫同。今雇石炳魁(后街十六号)轿,每名八角,共十名,挑子一名,共给连酒力十元四角。 莲花洞九江间(廿五里走廿五分钟)汽车每人一元八角。
  购物。
  作文一首:《牯岭,避暑乎!趋炎乎!》寄林语堂,应彼之求。应文学大师林语堂的请求,祖父当日作文一篇,题为《牯岭,避暑乎!趋炎乎!》,寄给林先生。
  午后一时行,谢循初同行,安庆去。8月8日中午一点之后开船,朝“安庆”方向行驶
  阅极。
 
  10日 星期五
 
  午前十一时抵沪,问、卫、惠诸公及家人皆来接。8月10日上午十一点回到上海时,江问渔、杨卫玉、姚惠泉等诸位同事和家人全数到码头迎接。旅行结束。
  阅各地来信。
  与怀素长谈。偕克诚、勉仲访量才。访新之。
 
--(完)--
 
 

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我们。 (投稿EMAIL:xhgm@xhgmw.org 在线投稿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分享到: